字蝨

最新文章
書評
作者: 譚穎詩
星期四, 八月 27, 2015 - 21:17
當我們讀詩的時候我們在讀的是什麼?   收到文於天的《狼狽》時,我剛剛重讀了他的第一本詩集《當我們讀詩的時候我們在讀的是什麼》(下稱《讀詩》)。《讀詩》是一本特別的集子,使我不得不特意去描述它:它就像一本手工書,故意掏空了閱讀經驗所牽涉的方方面面,將焦點放在單純的「作品」之上。我想那大概是2010年...
字蝨專欄
作者: 洪慧
星期四, 八月 27, 2015 - 18:32
  黃燦然,無論是詩作、翻譯、評論俱能駕馭。讀過他的《十年詩選》,自不能忘記組詩《哀歌》。全詩氣魄宏大,層層鋪墊,引申出他宏大高遠的文學追求和視野。然而在《我的靈魂》中,這種宏篇鉅制已甚罕見。隨處可見的是篇幅較短的詩作。題目也由〈普希金的秋天〉、〈彼特拉克的嘆息〉,變成〈在地鐵裡〉、〈在茶餐廳裡〉,...
字蝨專題
星期日, 八月 23, 2015 - 23:07
  柄谷行人在《日本現代文學的起源》裡談論「風景」的概念,以盧梭寫了阿爾卑斯山後,此山峰才從阻擋兩地人民交通的障礙物成為擁有崇高美感的「風景」,並使人們樂此不疲地描繪它: 風景一旦成為可視的,便彷彿從一開始就存在於外部似的。人們由此開始摹寫風景。如果將此稱為寫實主義,這寫實主義實在是產生於浪漫派式的...
字蝨專題
星期五, 八月 21, 2015 - 19:17
  想起港島,難免就想起電車。那長長的鐵軌包圍着港島區地皮,「叮叮」一聲,鐵皮裹着人們走動,在同一條路軌上,駛往不同的方向。緩緩前進的身影曾經是現代化的象徵,這樣一輛綠色鐵皮的電車,也在香港文學作品裡常常出現。筆者童年時生活在新界區,甚少離家,年屆十八歲才第一次在港島坐上電車。後來或多或少明白了,這...
書評
作者: 劉偉成
星期三, 八月 19, 2015 - 21:08
        如果說親族羣帶的觀念削弱大團圓結局的美滿程度,那麼紅娘的存在,令崔張二人即使衝突起來也不像安妮和上校那樣直接「對壘」,這不啻是愛情主線的第二重淡化。那麼究竟紅娘這角色究竟有啥作用,是作者寧願調低了愛情線的「切身」程度也要安插下去,甚至還破格讓這個配角開腔唱曲,戲份還不比主角為少。我認...
書評
作者: 劉偉成
星期二, 八月 18, 2015 - 16:13
            每次讀王實甫的《西廂記》總令我想起另一部西方小說——珍‧奧斯汀(Jane Austen)的《勸導》(“Persuasion”),兩部作品無論情節發展、人物角色,都多有雷同,這正是比較的基礎。再者,《西廂記》的各個方面早已給剖析透徹,實在難以再翻出甚麼新意,那麼不如就來個比較文...

頁面